CHINA

初创企业押宝,把伊斯坦布尔作为新兴的全球时装中心

Start ups betting big on Istanbul as an emerging

 

在找到她的泳装生产线的最有前途的生产点后,Sama Danesh于2015年在伊斯坦布尔建立了一家工厂。在生意场上,她知道土耳其是许多时装屋的家乡,但她很担心一家小型初创企业的命运。她钦佩土耳其工人的手艺,因为他们注重细节。她的泳衣成本约为385美元。

对于不确定性的应对

Start ups betting big on Istanbul as an emerging global fashion hub

 

重大的政治动荡和不稳定的经济气候总是让伊斯坦布尔的潜力布满阴云,破坏了该地区的工业增长。由于政治上的不确定性,Danesh 回忆说,过去在这个城市做生意简直是一个噩梦。交货延误,很多2017年初开发的夏季系列产品被耽搁,他们不得不作为下一季产品来发布。由于这一原因,她只得将货运往英国,被吃掉一些利润,但也降低了交货延迟的风险。

在这场混乱中,伊斯坦布尔正在寻求将自己打造为即将到来的时尚中心。一个为大众市场和奢侈品市场零售商服务的制造中心,已成为城市的中心,快速增长。大众品牌如Marks & Spencer和Inditex,奢侈品牌如Burberry和Hugo Boss。今天该城市已经成为伊斯兰妇女的时尚中心。它也是西方美学设计师的家,他们已在国际上扩展他们的业务。

从“小”开始

还有一些小型的设计工作室,它们仍然对这个城市的前景感到乐观。Manu Atelier是一个小型家庭经营的配件企业,位于Beyoglu区一条街道的一个18世纪的建筑物中。Beyoglu区有着悠久历史,以皮革制品贸易而问闻名。Merve和Beste Manastir是一个皮匠的女儿,Merve和Beste Manastir于2014年创建该公司。在过去的三年里,该公司发展迅速,这得益于社交媒体的精明运用。Manastir说,在当地,人们已经不太热衷于出去花钱,游客数量下降。而她们以土耳其的制造业为傲,就她们的身份而言,她们认为自己是一个全球奢侈的生活方式品牌。

ECE和Ayse Ege 也有同样的感觉,1992年,他们成立了自己的时装和成衣品牌Dice Kayek。虽然他们的时间在巴黎和伊斯坦布尔之间分拆,但是他们的工作室有一直设在他们家乡的中心。对他们来说,制作服装更便宜,他们可以用欧元销售。他们供应所有的原材料,在土耳其生产所有的东西。她还补充说,相比于土耳其的政治局势而言,该公司更容易受到时尚行业动荡的影响。

许多本土设计师对这座城市的前景表示乐观,并准备承担所需的风险,为当地人提供最时尚、最新潮的服装。

MOST POPULAR NEWS
Go to top